2020年快要结束了疫情有卷土重来的势头,这次中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的情况无疑是控制的很好的,但是外国的情况就很不乐观了,所以对于国内而言,影响肯定是有的,对于入境的检测和监控无疑会进一步的加强,而且中国经历了年初武汉的事情后,在防控方面也有了更多的经验,所以个人对于国内的形势还是偏乐观的。

2020年快要结束了疫情有卷土重来的势头,这次中

实际上对于疫情的防控,国外的一些国家是浪费了时机的,如果在一开始各国就能够协商一致,都控制一下人员流动,佩戴口罩,就算不能彻底的控制住,但是也不至于出现现在的这个情况,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欧美那边二次爆发应该是板上钉钉了,这对于人类的生命安全和全球的经济都会带来负面影响。

2020年快要结束了疫情有卷土重来的势头,这次中

现在只能希望海外的那些国家和地区能够认真起来,采取合理的管控措施,尽快的将疫情控制下来,而且现在相关疫苗也出来了,该接种的就开始接种,不过好像英国那边的病毒都变异了,不知道之前的那些疫苗有没有用,如果有用的话,那就建议大家都帮助一下英国,提供疫苗,不要让这种感染性更强的病毒扩散。

当然如果疫苗对变异后的病毒也没有办法的话,而且各个国家的管控也不给力,那么全球疫情的结束时间估计就难以估计了,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过相信以人类最终会找到对抗这种病毒的办法,让其危害性变得和普通的感冒一样,至于说彻底消灭这种病毒,说真的,就近一年的表现来看,基本上不要想了。

你知道哪些丧心病狂的真实案件,对我们有什么启示?

店主多要了客人一块钱,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店主太惨了,他磨锐利的菜刀,剁下了他的脑袋!

程纯开了个早餐馆,早餐馆位于火车站旁边。火车站人潮汹涌,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摩肩接踵,匆匆忙忙。火车站热闹、杂乱、高速运行着。

乘客上火车前,会进程纯的早餐馆吃早餐,这叫蓄势待发;乘客下火车后,会进程纯的早餐馆吃早餐,这叫休养生息。早餐馆热腾腾的面、亮晶晶的粉、圆圆的包子……勾引着乘客的胃,满足着乘客的食欲。

程纯的早餐馆从不缺顾客,顾客在他的早餐馆来了停,停了走,走了来。光顾程纯早餐馆的顾客五花八门,有富有的商人、有高雅的知识分子、有忙碌的推销员。

当然,程纯早餐馆里头,最多的是农民工。他们穿着破旧的衣服、提着大包、小包,流着汗,吃热乎乎的早餐,休养、补充能量两不误!

那天和往常一样,程纯在黎明时,将菜刀磨得“嚯嚯”作响。程纯打一勺冷水,将磨好的菜刀一冲,菜刀顿时光芒四射,锋芒毕露!

程纯将菜刀朝着太阳的方向一照,菜刀反出的光,晃了程纯的眼,程纯笑了!程纯心想,今天一定要多宰几个顾客。程纯不知道的是,这是他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天!

太阳升起来了,程纯的早餐馆沸腾起来了,人满为患,程纯忙得团团转,越忙越开心!

此刻,程纯的早餐馆进来一个客人,他瘦小,皮肤黝黑,穿着件旧短袖,头发脏又乱,手里提着一个包,包里塞满了衣服及日常用品。很显然,他是一个农民工,他的名字叫陈逵。

陈逵进了程纯的早餐馆,盯着早餐馆的价格牌良久。程纯瞥见了陈逵,又粗略地打量了下陈逵,不仅皱起了眉头。

“喂,要什么快点,别把眼睛看瞎了!”程纯讽刺陈逵。

陈逵反复确认价格后,对程纯说:“老板,来碗4块钱的清汤面!”

“哦”程纯冷漠的回应陈逵,而后嘀咕:“土鳖、穷鬼”。4元一碗的面,是早餐馆里最便宜的早餐。

过了很久,陈逵要的清汤面一直没等到。陈逵便四处张望,他发现,比他晚来的顾客都要吃完早餐了,而他的清汤面还未上桌。

“老板,麻烦你将我的清汤面做快些!”陈逵对程纯说。

“赶着去投胎吗?闭嘴吧,你要的早餐 总会到的!”陈逵催的程纯不耐烦,程纯觉得,陈逵这个乡巴佬,没有资格对他指手画脚!

过了一会,程纯将一碗清汤面随意扔在了陈逵眼前,面在桌上震荡,溅出的汤汁还烫了陈逵的手。陈逵有些生气,觉得程纯神经兮兮的,但他选择了隐忍,他太饿了,吃面要紧。

没一会功夫,陈逵将清汤面吃得一干二净。陈逵从口袋里掏出四个硬币,交给了程纯。程纯用手掂了掂四个硬币说:“还有一块钱呢?”

“什么!清汤面不是4块一碗吗?我不是给了你4个硬币吗?”陈逵说。

“早涨价了!我只是忘记修改牌子了,我卖给别人都是5块!”程纯说。

“我不给!牌子写多少我给多少!我吃之前你不说涨价了,吃完再涨价,不明摆着坑我吗?”陈逵据理力争。陈逵是穷苦出身,很节俭,不肯多花一分冤枉钱。

“嘿—吃不起你别来吃啊,那一块钱你不给就不给吧,老子当做喂狗了!你给我滚吧!”程纯嘲讽陈逵!

“黑店!”陈逵反击!

程纯听了这话,恼羞成怒。只见他过去像拎鸡仔般拎起了陈逵,然后左手掐住陈逵的脖子,将陈逵架在墙角,又用右手抽陈逵的脸,连着抽了几巴掌,抽得啪啪作响!而陈逵,在拼命挣扎。程纯说:“有种的你再说一遍,看老子不抽死你!”

这时有其他顾客站起来拉架,分开了程纯与陈逵。有个顾客表示,那一块钱他出,以消除纠纷。

两人分开后,程纯趾高气扬地回到了工作岗位,在餐馆忙里忙外。而陈逵,就站在餐馆门口,一言不发,喘着粗重的气息,他心中燃烧着怒火,像一只即将爆发的怪兽在低声怒吼!

程纯见陈逵迟迟不走,又讽刺陈逵:“你是叫花子吗?站在我店门口乞讨!”

陈逵听了,忍无可忍,他箭步走进餐馆,拿起那把磨好的锋利菜刀,朝程纯走来。程纯见了这一幕,脑子一片空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陈逵对着程纯一顿乱砍,砍得程纯双臂受伤,后背鲜血直流!

挨了几刀的程纯清醒过来,在陈逵的疯狂砍刀下,赶紧逃跑。陈逵疯了,程纯逃,他就追。程纯在逃跑时,倒了大霉,不知是因为碰到了石头,还是内心太恐惧,总之程纯摔倒了,爬不起来。

陈逵赶上了程纯,对着程纯是一顿乱砍。到了最后,陈逵将程纯斩首,将程纯的脑袋丢进了垃圾桶。

解决程纯后,陈逵觉得很疲劳,扔下刀,坐在了一个角落,等着警察将他带走。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