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高祖刘邦,为什么要杀死韩信?

汉高祖刘邦杀死韩信。和杀死项羽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为了再次统一国家,不需要更多理由。

汉高祖刘邦,为什么要杀死韩信?

刘备不希望,再出现和自已一样的人同自己再争天下的人。趁着全国人都希望统一,不要分裂时机出兵,统一国家,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最佳时机。刘邦本来也没有想分封异性王的打算,当时为拉拢军事力量团结起来。彻底消灭项羽的势力,给那些人划定土地得以封王是不得而为之的做法。

当时刘邦建立大汉国家,并没有真正实际统辖楚王韩信,梁王彭越,九江王英布,韩王信,燕王臧荼,赵王张耳,长沙吴芮。他们名义上是大汉臣子,实际还是独立王国,不仅有大量士地,享有司法自治权,更有相当多的国家武装力量,是真正割据一方的诸候王国,其实它们存在发展,未必有比项羽存在更让刘备放心,大意撒手不再去进军灭国。首先在辽东东北的燕王臧荼就首先叛乱。被刘邦亲自快速镇压杀了。但他的儿子投奔匈奴。消灭异姓王国,当然成为刘备的头等大事。韩信军事能力最强,国家最大,也成为刘备心头大患,为了防患未然,就说有人告韩信谋反。刘邦设计抓住韩信。削王为列候,使韩信的楚国土地化为大汉的土地。军队解散。把韩信与张良放在古书堆中统记记禄历史古书竹册,实际是把张良和他也软禁起来。刘邦对于占据国土大多半诸侯王各自独立尾大不掉,相当关注,决心削灭异姓王,为子孙江山铲除不稳定因素。先灭项羽分封临江王共尉,再灭燕王臧荼。使其韩王信,投奔匈奴,收回大量国土。让赵王张熬也削王为侯,彭越以”反形以具门罪名诛杀三族,亲自带兵征战诛杀英布。

当时燕国灭亡,刘邦让自已从小的朋友卢绾当燕王。臧荼的逃到匈奴的儿臧衍,明确告所卢绾,您能得刘邦重用。是你懂得通晓处理匈奴事务,燕国能存在。是刘邦在忙着灭其它异姓王国,天下征战不休,如果为了生存就得想一想,当陈豨被消灭后,就轮到你了。结果也是,灭了陈豨叛乱后,天下只有韩信活着,南方长沙王吴苪,燕三卢绾的国家存在。

刘邦下诏说,我和卢绾从小一起长大老交情,我对他象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关怀。人家说他和陈豨谋反我认为不会,我派人要接他来见,他却称病不来。谋反确立。卢绾只好投降匈奴。匈奴封他东胡卢王,使大汉土地成为异邦践踏的草场。大汉边疆两个王,都投奔敌人丟失大量土地。有了这两个教训,也使长沙王吴芮得保存下来。

这时,韩信这个死老虎,当然不能再成为刘邦可以纳地削王,可以保全家族姓命的榜样。他的生存没有起到作用,刘邦并没有达到目的。当然以反叛罪,斩草除根灭杀三族。

回头我们看那些项羽分封王侯,只要交出王权,没有了土地和军队。项羽分封的很多诸侯王,都能保存家族生命延续。司马家族延续几百年不到就是明证。

为了一统江山,刘邦不惜一切,不顾自己身体健康,至到生命最后,都在亲战亲力,把一切亲情友情抛弃牺牲,都是为使大汉中央集权得以加强巩固。为了统一国家,巩固政权。杀韩信当然不会心慈手软的。

韩信的谋土蒯通辨才无双,陈说利害明确透彻,都无能使韩信真正反叛刘邦。在刘邦派郦食其劝齐王归顺自己后。蒯通为了使韩信成为齐王,不顾刘邦诚信和信义下令攻取齐国。齐王在城内把郦食其煮熟了后,兵败逃走。

当时刘邦正在荥阳,被项羽围得水泄不通,无法逃走。韩信乘机要求当他假齐王。刘邦大怒要斩杀来使,结果张良踏他一脚,刘邦马上改口说当王就当真齐王。立刻让张良刻印送去正式立为齐王,还立原齐王的妹妹为王妃。

项羽派武涉要求与自己联合。这时蒯通完全认为韩信有了决定天下主人的权力。对韩信说,现在国人分成为两派,人民象积云一样聚集刘项两家。双方相霸,其它都是王侯一败涂地,流离失所。刘邦领兵几十万占据山河之险,一曰数战,却不能打退项羽三万骑兵进攻战败而逃。众不相救,从荥阳退到成皋。是智慧勇气都陷入困境之人。项羽起兵彭城,所向无敌,名振天下。却在成皋受阻,锐利之气尽失。军粮耗几尽,百姓因此困苦难言。

这时天下您是主人,联合项羽,项羽成功。帮助刘邦,刘邦取胜,我为您着想。。不如三足鼎立,天下三分,他们两家存在。您凭有赵魏齐燕,出兵控制他们后方。终制他们双家争斗,那么天下诸候将领都会朝拜的您恩情。感谢您的大德。这是上天赐予时机,此时不为,会有降大祸来临,希望你深思熟虑啊。

韩信说,刘邦待我不薄,我能忘恩负义吗。蒯通说,天下祸患太多。都是利益相关所逼,再说人的欲望难以满足,也使最亲密的人都人心难测。俗语说飞鸟散,良弓藏,兽将尽,走狗烹,敌国破,良将亡。你己经败魏,破赵,降燕,成齐王斩杀龙且名振天下,功业天下无双,谋略世间少有,功高难得再赏,威重君王难安。归楚楚人畏惧。归汉,汉人害怕。你带着这些功高威重能去那里呀?居于人臣地位。高于君王名望。就是非常的危险的时刻存在。韩信犹豫不决。还在想。蒯通又劝道,能听忠言是做事功败的征兆。谋划是否周全是成亡得失的关键。能成主而为奴,会失最高权柄,为保全低奉禄,也会丧失高坐重高。你是懂得这些道理而故意违背,将会使自己遭百世之祸。功成在于行动,功成机会难得,机会不会再二。你不要怀疑我的建议对你大好。韩信还是不去作为,认为刘邦已经给他齐王,心满意足,刘邦再也不会夺走,刘邦正在困难之中,也无能力夺走自己先保独立,不管他们如何。还是谢绝蒯通建仪。使蒯通感到不在得信以装病为疯离开韩信成为巫师。刘邦抓住他时他坦然说各为其主韩信不听没有成果。但韩信却被他说着成为血酱。可韩信还是说了,为了统一天下。我早该杀了。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