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春节疫情会比2020年春节疫情严重吗?

2021年春节疫情会比2020年春节疫情严重吗?

2021年春节疫情会比2020年春节疫情严重吗?

我想2021年春节大家肯定能回家过年,肯定比2020年强,走着看就可以了,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觉得是这样的。

目前世界疫情情况来看,外国第二次疫情已经爆发了,而我们中国是全世界控制最好的,虽然这一年有所局部爆发疫情,但都被迅速的控制住了,我们国家现在控制疫情的方法很成熟,青岛,北京,沈阳,新疆就是真实的例子。

中国要想2021年春节都能顺利回家过年,跟十月一双节一样,人口大流动,消费猛增,GDP4.9%,全球唯一增长的经济体,我们需要继续把控外国来中国的人和冷冻食品就可以,现在发现的传播途径都给切断了,我们就能过好2021年的春节。

所以参考国内外疫情的发展情况,我觉得中国2021年的春节肯定要比2020年春节过得更好,因为我们已经控制住了疫情的发展,这些功劳归功于我们国家对于新冠肺炎控制的决策,决心,行动力都很到位,才能有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你觉得呢?

2020年马上过去了,2021年你有什么展望和担忧呢?

光阴似箭,穿透年轮,2021年正在扺达,回望惊心动魄的2020年,谁能料到一个看不见的新冠病毒,会在短短的时间里影响人类进程。看似欣欣向荣的全球一体化,被无处不在的病毒冲击得七零八落,四通八达的地球村变成各自为营的禁固之地,封城、锁国,全球几十亿人被迫隔离。在极度魔幻的2020年里,我们每个人都在见证历史。

我们见证了新冠疫情全球肆虐的惨烈景像,数千万人染疫,逾百万人失去生命,那些标榜文明代表的国家,在病毒面前软弱无力,束手无策,只能靠嫁祸摔锅维护那点可怜的自尊,冰冷的死亡数据背后,都是不该发生的悲剧。

我们见证了上世纪世界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经济衰退,全球股市多次熔断,油价垮塌式崩盘跌成负数,巨无霸公司濒临破产,无数的中小企业至今仍在倒闭边缘徘徊,全球经济尚在衰退的泥潭苦苦挣扎。

我们见证了中国强大的社会组织动员力量,有效阻断了疫情的蔓延,使经济率先走出疫情的阴影,成为全球经济的一枝独秀,吸引全球资本源源不断流入中国。2020年,我们还见证了美国大选显现出来社会分裂和民粹主义崛起,感叹灯塔之国的没落,仿佛与中国宛如两个平行世界。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跨越跌宕起伏的2020年,惊魂未定的人们开始为自己和家人编织来年的希望,期许在新的一年能够获得更高的收入,让孩子得到更优的教育,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然而,每个人都深知自己是社会生态链中的一环,与国家的命运休戚与共。世界格局风云变幻,中美关系恶化不会始于贸易战而终于贸易战,地缘政治动荡、财政货币政策首鼠两端、穷人通缩富人通胀、赚钱难、亏钱易,焦虑不断在人们心中积蓄,在茫茫的时光之海,再有远见的泳者,也难以望到尽头,再乐观的人,也难忽视波峰浪谷后的平静。

担忧一,免疫落差。疫情是当下全球最大的公共卫生危机,在没有完全有效的治疗方法时,疫苗被视为终结新冠疫情,重启世界经济和正常活动的有力武器。目前,发达经济体国家中有效疫苗已经出现并开始大规模接种,预计明年上半年疫情可得到控制,从而实现群体免疫。而我国因为疫情控制成功,绝大部分人未接触到病毒缺乏免疫力,国内三期疫苗试验也因缺乏病例只能在国外进行,至今实验数据尚未公布。由于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不确定,再加上监管、生产、贮存、运输、接种等诸多因素,可能到明年底也无法在国内实现群体免疫,这样就与发达经济体国家形成免疫落差,不得不继续维持"高筑墙"的防范输入病例方法和国内"动态清零"措施。

担忧二,通胀或是通缩。为应对疫情冲击,全球央行都采取了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我国也不例外,到11月未M2同比增加10.7%,社会融资总额达到280万亿,同比增加13.4%,债务率达到280%,增加30%。货币供应量增加,在推动经济复苏的同时,也推升了资产价格和大中城市房价。随着有效疫苗的出现和经济预期转暖,国际大宗商品年尾出现爆涨,输入性通胀和经济增长加快带来的货币流通加速,推升通胀预期,PPI环比上升隐约给出信号,这给明年通胀埋下隐患。如果爆发恶性通胀,那么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以下的7亿人口生存将更加艰难。另一方面11月份CPI同比转负,又释放出通缩信号,契合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全年同比负增长,说明国内消费需求十分疲弱,供给侧增长大于需求侧,内循环在消费环节形成堵点,在需求压迫下经济最终进入通缩并向经济萧条演化。

担忧三,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给世界经济以重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全球GDP将负增长4.5%,由于中国疫情控制成功,经济率先恢复增长,但我们必须看到中国经济恢复的动能来自外贸出口的大幅增长和大规模投资拉动。与过去相比投资拉动的效率正在减弱,以今年为例,每元GDP增长大约需要增加70元债务,从今年债务频繁违约的情况看,债务增加的极限已经到来,靠加杠杆拉动经济的模式已经走到尽头,经济必须从投资拉动转消费趋动。外贸出口在2021年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疫情得到控制后各国生产将得到恢复,部分外贸订单会消失。原物料价格上涨和人民币升也对外贸出口形成挤压。拜登政府贸易代表戴琦表示将协调盟国统一对华贸易政策,建立内部供应链,那怕价格高点也在所不惜,可见拜登政府对华贸易政策较特朗普政府更加具有杀伤力。特朗普时期我们还可以游刃于欧美日韩等国之间,今后这种局面可能会打破,我们的对手不再是单一的美国,而是要面对整个西方世界。

担忧四,系统性金融风险。临近年未,央行、银保监、证监会一把手密集发声,对未来货币政策、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的风险进行警示。央行行长易纲强调"防止财政赤字货币化,在财政和央行之间建立防火墙",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房地产是现阶段我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说,要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这些警示背后的逻辑就是靠增加债务的投资模式已经不能延续,根据历史经验,靠投资模式拉动经济的国家一般在初期都会取得明显的经济增长,因为投资用于生产性增长带动劳动生产率提高,但到了中期就面临债务增长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再平衡问题,投资效率呈现下降趋势,这时候需要将经济增长的动力从投资转变到消费上来。但是长期以来我们过于重视效率,忽视劳动者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比例的提高,导致居民消费能力提高慢于投资增长,形成大量产能过剩。而居民的收入又被高房价,资本垄断等进行再分配,消费能力消耗殆尽,只能通过居民部门加杠杆来维持消费,最近五年居民杠杆率上四倍,已经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供给侧加库存到了一定程度,需求如得不到改善,债务风险就会暴露,这就是目前债务违约频发的原因。

2021年或许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关键一年,我们正在躬逢一个巨变的时代,虽然我们身处其中,但未必能理解其面目和意义。作为芸芸众生,我们无法读懂令人目昡的统计数据,更无法听懂似是而非的说辞,只有对切实福祉的认同,物价跌了我们高兴,钞票毛了我们气愤,工资涨了我们欢悦,工作丢了我们焦虑。我们生活在一个平凡的世界,期待平庸的人也能得到幸福,我们别无所倚,惟有对期许的执着,我们别无所长,惟有对承诺的执著。挥别艰难的2020年,推开2021年时光之门,祝愿大家在崭新的一年,有稳定的工作,更好的教育,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愿大家向着阳光,勇毅笃行!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